欢迎来到ag真人杀猪--Welcome!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公司新闻

主页 > 公司新闻 >

石峁遗址从物质文化史研究向古代社会复原研究

发布时间:石峁遗址从物质文化史研究向古代社会复原研究

  (记者 陆航 实习记者 赵立凡)今年是石峁遗址系统考古十周年。8月2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共神木市委、神木市人民政府主办的“聚落与社会—新实践与新思考”暨石峁遗址系统考古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在陕西神木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研究室主任李新伟、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赵辉、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周魁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孙周勇、石峁遗址管理处处长张凌云等,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省考古研究院、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甘肃省考古研究所、良渚博物院等多家考古文博管理机构和北京大学、 西北大学、 山东大学、 四川大学、厦门大学、武汉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郑州大学、山西大学、暨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百余位专家与青年学者,围绕“国内外聚落考古的新发现”“聚落考古视野下的石峁发掘与研究”“聚落考古理论和方法的新思考”“聚落考古与古代社会研究”“多学科结合的聚落考古研究”“石峁遗址本体保护技术研究”等议题,对石峁遗址进行深入学术研讨,对聚落与社会提出新的认识。

  有着四千年左右历史的陕西石峁遗址作为中国已发现的龙山晚期到夏早期规模最大的史前城址,是探寻中华文明起源的重要窗口,被誉为“石破天惊”式考古发现之一。石峁遗址皇城台这一最新考古发现于今年5月刚刚荣获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李新伟表示,皇城台的发现进一步凸显了石峁的历史地位,除了石城、石雕、玉器这些公认的石破天惊的发现外,石峁又一次改变了学者对中华文明进程的看法,要在更大的范围内理解中华文明形成,从而促使学界重新思考西北地区在中国文明形成中扮演的重要作用。

  石峁遗址位于陕西榆林神木高家堡镇东边的山梁上,地处黄土高原北端的黄河西岸,毛乌素沙漠东南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2011年展开了考古勘查,确认了石峁遗址是以“皇城台”为中心、内城和外城以石砌城垣为周界的一座罕见大型石头城,城垣结构清晰,城门、墩台、马面、角台等附属城防设施形制完备、保存良好,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是公元前2000年前后中国所见规模最大的城址。2015年,调查工作确认了城外有樊庄子“哨所”等石构预警设施,石峁城址的面积继续扩大,超出了原认知的石墙范围。在周围数十平方公里范围内,还有十多个小的古城遗址,属于同一时期,其面积从几万平方米到十几万平方米。中国文明起源形成的多元性和发展过程,由此也有了全新的研究资料。石峁遗址的发现引发了学术界关于中国文明起源与形成过程多元性的再反思,对于探索早期国家的形成具有重要启示意义。2015年9月30日-10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走进石峁遗址,探寻史前文明未解之谜,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刊发了一期特别报道。

  “石峁的考古与研究离不开考古先辈的辛勤耕耘。”孙周勇表示,发掘工作启动十年来,石峁考古调查与发掘取得了“石破天惊”式的重要收获。与此同时,石峁遗址的综合研究、文物保护、展示利用及遗址公园建设等工作也取得了重要进展。皇城台大台基的发现、确认和发掘正式拉开了探讨皇城台聚落区划和功能性质的帷幕,为论证皇城台在石峁城址内的核心地位奠定了重要而深厚的物质基础。

  2016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皇城台考古发掘启动。石峁城址以皇城台为核心,内城墙和外城墙呈半包围状将“皇城台”环抱,依山势而建,形状大致呈东北—西南方向。城内密集分布着大量宫殿建筑、房址、墓葬、手工业作坊等龙山文化晚期至夏代早期遗迹,城外还有数座“哨所”预警遗迹。近年来的考古发现与研究表明,皇城台为一处四围包砌石护墙的高阜台地,呈顶小底大的金字塔状,是石峁内城和外城重重拱卫之核心区域,三面临崖,易守难攻。台体以多达十余阶的堑山砌筑的护坡石墙层层包裹,坚固雄厚,气势恢宏,当已具备了早期“宫城”的性质。

  考古队在对皇城台门址一带发掘时,揭露出广场、瓮城、南北墩台、门道等。其中面积2100平方米的广场,被确认为中国史前时期最大的广场。此外,在东墙北坡的“弃置堆积”内,出土了约200件筒瓦、板瓦残片,暗示着皇城台台顶存在着覆瓦的大型宫室类建筑。目前已在石峁遗址台顶的大型宫室类夯土建筑南侧护墙上,共发现各种石雕60余件。画面题材有符号、人面、神面、动物、神兽等,雕刻技艺成熟,技法有阴刻、浅浮雕、高浮雕、圆雕等。2017~2018年,在皇城台还发现了卜骨和大量的骨针,以及距今约4000年的口簧等乐器。

  2019年度最为重要的发现是南护墙处的精美石雕,目前共计70余件。这些石雕多数出土于皇城台大台基南护墙墙体的倒塌石块内,部分镶嵌在南护墙墙面上。绝大多数平面型雕刻,以减地浮雕为主,还有少量阴刻、圆雕。雕刻内容大致分为神面、人面、神兽、动物和符号五类,其中神面石雕体量最大,雕刻也最为传神,多见对称式构图,最大石块长超2.6米。

  “目前考古学特别是史前考古领域处于逐渐从物质文化史研究向古代社会复原研究的转型过程中,作为社会单位的聚落是全面复原古代社会的依托。”赵辉表示,石峁遗址是中国新石器考古的一个焦点,它在中国文明的形成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大的作用。本次“聚落与社会—新实践与新思考”学术研讨会是继2018年湖北屈家岭“史前陶器:技术与社会”、2019年“早期文化交流:路径与社会”学术研讨会后的第三次系列会议,该系列会议以青年考古学者为主,旨在为青年学者搭建学术交流、分享学术思想的平台。他希望通过这种活动,把不同领域、不同背景和方向的青年研究聚集在一起,大家相互碰撞切磋,从而形成新的学术思想。

  张凌云汇报了石峁遗址的保护、管理、展示、利用情况。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石峁考古队副队长、石峁遗址管理处副主任邵晶汇报了石峁考古的最新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