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g真人杀猪--Welcome!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行业新闻

主页 > 行业新闻 >

数字腐败:一种新的腐败形式

发布时间:数字腐败:一种新的腐败形式

  不久前,在广州越秀区某中学门口看到一幅红色标语,上面写着“本校今年实现达标率的600%,欢迎报考本校!”。

  乍一看,我不禁纳闷,从数学常识看,率不是一个比例吗?达标率不是上线人数占总参考人数的比例吗?怎么会出现“达标率的600%”一说?百思不得其解,我从该校门卫室工作人员获悉,达标率是上级教育主管部门下达给该校的升学达标人数,即以人头计。换句话说,如果上级主管部门今年下达给该校达到重点大学的人数是100人次,那么,该校则大获全胜,实际进入重点大学人数达到600人次。对此,我有两点疑问。

  一、上级部门制定达标率的依据是什么?这是客观真正了解和考察该校学生成绩和教学教育质量之后做出的“理性预算”吗?为什么达标人数如此违背学校参考学生的实情?“达标率的600%”,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和校方之间达成某种默认共识,故意压低升学指标。其目的在于,学校有了好的指标完成率,就有了大肆进行招生和宣传的资本。当然,作为回报,学校也会通过某种手段或途径给予上级有关部门一些隐蔽性好处。

  事实上,这种的“预谋性超标”是一种“伪超标”、一种“被超标”,这与时下被热议的“被就业”、“被转移”等有异曲同工之妙。为了高效完成上级主管部门的既定指标,或达到有利于自身宣传之目的,一些部门领导者通过捏造事实,玩弄数字游戏,或与上级部门达成默识,集结为共同发展联盟,共同营造一种优质、优秀的表象,制造一种伪绩效。其结果是,民众被伪绩效所迷惑和遮蔽,纷纷进入事先已经设置好的招生圈套。由于伪数字的表现方式,我愿将这种现象定义为“数字腐败”,数字腐败的根源在于制度性缺失或制度腐败,在面对同行业激烈竞争的条件下,一些部门昧着良心干着本末倒置的勾当。需要指出,比起民众熟知的贪污、受贿等表象性腐败,数字腐败更有隐蔽性和深匿性,是对公民知情权的无视与欺骗。因此,其危害往往更大。

  二、为什么学校的招生与宣传手段是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制定的指标?而不是学校本身的升学率、北大清华等名校录取率、重点大学上线率等招生核心竞争力的指标?后者难道不是家长和学生真正关心和看中的吗?学校教育的目的难道仅仅是完成上级主管部门的既定任务?学校招生宣传难道无关乎学校本身教育与教学质量?在这里,我们清晰的看到计划与指令的痕迹在教育管理体制中的强大生命力。显然,当下的中国教育评价和管理制度需要被拷问。(编辑:东雪)